西行漫记05雨夜的浪漫

上篇:04拍摄Sagrada Familia的推荐地点

在Sagrada Familia里沦陷了两三个小时后,我们饥肠辘辘地去觅食了。据Rick Stevens说,有self-respect的当地餐馆要到9点以后才会供应食物,在那个点之前去的都是没有self-respect的游客。管他的,没有就没有,我想尝尝当地名闻遐迩的火腿了。乘地铁来到著名的老城区The Ramblas,却发现下起雨来。The Ramblas是一条极宽的马路,游客们像游行一样走在中间,路边布满各种餐馆,酒吧,花店,酒店。雨点越来越大,我们赶快从一个沿街小贩手里买了把雨伞,躲进了旁边看起来人气最旺的一家餐馆。

西班牙的餐馆有三个价格,吧台/Bar, 室内/Table, 和室外/Terrace。吧台最便宜,室外最贵。西班牙人最喜欢的坐在室外一边喝着小酒,咬着火腿,一边观赏路过的美女帅哥。坐的位置也很直接,大家清一色并排坐,背靠着餐馆,面对着马路。在国内一般80后是并排坐(70后对面坐,90后坐在一张椅子上),在这里不管是年轻人还是老爹爹老奶奶都是并排坐,唯恐错过街边美景。

吧台比较拥挤,我们就上二楼找张桌子坐下点菜。结果吃了我们整个西班牙之行中最贵的一餐,是个rip-off。以后知道了,别轻易让服务员点菜,就算不会念菜名,还是自己点比较好。这就是吧台的好处,所有的菜都在橱柜里,你看到什么手一指就行,起码自己知道会吃到什么。服务员给我们点了个assortment menu,送上各式各样的火腿和油炸tapas。火腿倒也罢了,那些tapas油炸得厉害,远不如我们当年在波士顿Harvard Square流留忘返的西班牙餐馆Casablanca。Casablanca的baby-back ribs入口即化,那个叫销魂哟!餐馆旁的Brattle Theatre,从1953年开始专门放经典老电影。每年的情人节2月14号这里都会放Bogart和Bergman的Casablanca。虔诚的影迷们一边看,一边默咏台词。哦,现在意识到为什么叫Casablanca了,西班牙这儿到处都是casa这个,casa那个的。

这个时候外面已经大雨如注了。旁边的一桌坐着四个欧洲中年男子,喝酒喝得很high的样子,喝完了sangria喝啤酒,觉得还不过瘾一定让老板娘找出一瓶Jack Daniels开始do shots。然后其中一个最有追求的男子(从他T-shirt的紧身程度来判断)摇摇晃晃地走向邻桌的三位美女,开始搭讪了。

2003年一个Auditor Night Out的周四晚上,我跟Richard去久仰大名的芝加哥名店Gibson's(Rush St),当时号称本地最好的牛排店。店内气氛很欢快,不是那种特装逼的北京前门二十三号的氛围,反倒很像英伦小酒吧,table很多,大家都紧紧地靠在一起,志得意满地大块吃肉大碗喝酒的同时也不忘互相打量,what's up.....how'ya doing......这时候四位盛装打扮的中年美妇款款走进大门,立时吸引了所有人的眼光,这四位直接从Sex and the City走出来的美女显然是girls-night-out来的。她们坐下后,我和Richard就目睹了一场盛况空前的泡妞大战。无数勇士,井然有序地一轮一轮地扑向她们这一桌,用各种方式跟她们搭讪。四位美女守之以礼,持之以度,兵来将挡,水来土掩。巧笑盼兮,美目盼兮之间,无数猛男灰飞烟灭。最后成功入座的一位胜利者让人大跌眼镜,他的穿着极为普通,竟然穿了一条短裤,yeah, 短裤。我和Richard经过慎密的分析,觉得这哥们儿不是Gibson's的老板就是超级富豪,否则难以把一条短裤穿出如此强大的气场。

眼前这位倒是墨迹了好一阵子,但美女们始终不为所动。其他三个人结账后也一起涌过来,又群攻了一把,仍然未果,遂悻悻地离开了。我去看他们桌边墙上的名人照片,只认出NBA的巴克利和荷兰足球明星古力特。眼光向窗外一撇,他们哥几个又跟一楼门口的一位美女搭讪上了。

image

我们离开餐馆时雨已经停了,The Ramblas的人又多了起来。我们随着人多的地方走,不经意间来到一个演唱会的现场,黑压压地都是人。上一个乐队刚刚撤场,台上的工作人员在为下一个乐队做准备。这个准备的时间好长,我们活活等了半个多小时。当年我们去看Guns 'N Roses的演唱会,Axl Rose一行在纽约喝多了,迟到了三个小时,给他们暖场的乐队换了N批,我也不记得那些乐队换场的时间有这么长。乐队千呼万唤始出来,我也不认识,应该是当地的。听了两首歌,我们就回家了。

下篇: 西行漫记06之马德里美食地图

Herbert Yang

Herbert Yang

Shanghai